时不落

这是小号,一般不会发东西
(除了一些特定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以上.

拜年作
春晚时的摸鱼w

金超可爱!我喜欢他!!!

(其實是送給自己的新年禮物

(画太急有好几个地方上色上错了……求轻喷qwq)

【1125金生贺】今日凹凸:某新人参赛者生日会竟引多名大佬围观

原名:金世界第一可爱

☆ooc有

★双金有

☆强行回忆杀有

★纸艺大师金

☆一篇放飞自我的生贺

最后,

金世界第一可爱!

金世界第一可爱!

金世界第一可爱!

沉迷吸金,无法自拔.

献给金小天使的生贺~

以上

正文.

“你是……谁?”

金睁着一双蓝眸,眼中满是毫不掩饰地惊讶。

“我就是你啊。”与金长相无二的白发少年扯出一个略显诡异的笑容,眯起红黑相间的眼眸。

“不可能…”金有些慌的后退一步。

“我就是你啊。”重复着相同的话语,白发少年凑到金的面前。

“要说…大概算是你的阴暗面?嗯…黑金那样?”白发少年几乎是贴着金的耳廓说出的话。

与冰冷的气势相反的温热气息激的金浑身一抖。

“你…”

“金!”

熟悉的平淡声线打断了金的话。金条件反射回头叫道“格瑞!”丝毫没有注意到黑金不爽的咋舌。

[又是那个发胶怪]黑金皱起眉,狠狠地“啧”了一声,又看看眼中blingbling的闪烁着小星星的金。黑金郁闷的跑路。

格瑞慢悠悠的走向金,肩上的烈斩反射出一道耀眼的绿光。

“你迟到了。”

[如果不是那个莫名其妙冒出的黑金,现在早就到了o(´^`)o…不过格瑞居然还特地来找我w]

“唔格瑞我错了,下次绝对不迟到!今天去哪里刷积分~”

“不去。”格瑞说的不明不白。

“诶格瑞你生气了吗?!都是我不好对不起QAQ”

“生日会。”没头没尾的第二句。

“生日会?”[今天是谁的生日吗?]金疑惑的歪了歪头。

强行回忆杀预警!

凯莉的生日(10月24日)已经过去了,金回忆着大佬丝毫不顾价格,壕气的一挥星月刃,“想吃什么随便点,我买单。”最后还没人发了一根棒棒糖说是星月魔(腐)女特别出品,最后又给他和格瑞了一根POCKY,还非要他们一起吃。吃人嘴短,结果当然是大家喜闻乐见的。

卡米尔(9月5日)生日会上的那个柠檬蛋糕味道真不错就是有点酸听说材料是安莉洁友情提供的。

嘉德罗斯(7月28日)那个九岁儿童过个生日都不安分,说着一定要跟格瑞决一胜负就打了起来还把他也卷进去了。金是不会忘记自己一边挣扎着想要摆脱嘉德罗斯一边叫着“格瑞!姐姐!我要回家!”当然最后没能成功,想起来就气。不过隔天看到嘉德罗斯拖着从中间断开的大罗神通棍满脸不爽的去火山修复他还是挺开心的。

安迷修(5月13日)就更早了,他算是所有人中最正经的一个,如果忽略掉那刺眼的恶心帅。

雷狮(4月10日)过生日,金送给他了一只纸船,那是他照着羚角号叠的虽然并不像,但撸串喝酒醉意上头的雷狮勾起一个书中所谓的邪魅笑容,当晚硬是把金留下过了夜。翌日金顶着一对熊猫眼起床。天知道他那天晚上都经历了什么!

安莉洁(3月19日)生日时,仿佛金的小尾巴一般跟着金浪了一天,在某些参赛者羡慕嫉妒的目光中,只有金知道听她碎碎念纯正的柠檬黄啊被灌输一堆关于柠檬的冷知识兼以被灌一瓶柠檬罐头是什么感觉,酸爽的他眼泪都要出来了。

艾比和埃米(3月2日)的生日会,主角之一的艾比跟着凯莉全程盯着嘉德罗斯,金和格瑞,时不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耳语几句。埃米在一边无奈的咬着叉子上的蛋糕嘟囔着以后是不是应该少让老姐跟凯莉她们接触了,越来越不正经……

紫堂幻(2月14日)的生日就只有金和他两个人他们刷了一整天积分很平常无二偶尔金犯犯蠢紫堂吐吐槽如同大赛中其他千万个很普通的一天只是紫堂觉得这样就好,看着金笑的开心。

佩利(1月17日)的生日会,金毫无悬念的被大型金毛抱住强行喂食,盘子里越摞越高的食物全归功于他,佩利不知道又是跟谁学的玩起板砖来了,砖不离手,喂食时板砖就放在叉子旁边,佩利偶尔拿错掂起来再放回去。板砖拍在桌子上拍断了金想从他怀里跳出来的念头。

丹尼尔(12月15日)生日正好是他来凹凸大赛的第一天,讲解了大赛规则之后,丹尼尔带着他们来了个小型欢迎会。当然不算生日会,因为没有蛋糕也没有生日歌主角更不是丹尼尔。第二天金折了一只纸星星送给他,金色的。他只是觉得跟丹尼尔很配,然后,审判长收下星星,笑了。

格瑞(12月14日)生日时金…还在迷路呢,没赶上。他其实是准备了礼物的,但是好像落在维德他们逃跑的那个星球上了。

[还有谁呢……鬼狐?还不知道他的生日呢,不过格瑞不是很讨厌他吗,嘉德罗斯那次还是我被扣在哪儿,格瑞才去的。]

“到了你就知道了”格瑞很少卖关子,只是今天例外。

“诶~”金拖长了后音听起来好像撒娇。

“到了。”格瑞在木屋前站定。

“哦。”金见格瑞停下,条件反射也停下。

“吱——”

只见古老的木门划过杂草纵横的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屋内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瞪着一双血红圆瞳的不知名生物倏地冒出手持三角状武器嘴角咧开一个僵硬的笑容配合着手中武器发出的奇异声响嘶哑着嗓子扯出一声

“嘭!”

“surprise!生日快乐!来自可爱的艾比小姐精心准备的生日祝福♡~”

艾比手拿礼花筒笑盈盈的探出半个身子,喷出的彩带和花瓣飘飘悠悠的撒了满地,格瑞淡定的拂去落在肩上的花瓣,放下手中的绿刀,向已经坐到地上的金伸出手。

金瑟瑟发抖“格瑞我跟你有这么大仇吗特地找人来吓我?!(碎碎念)”显然忽略了艾比笑容甜甜翘着呆毛眼睛一闪一闪就差亮晶晶道出的酝酿了整整三分钟的生日祝福。

“诶?王子你怎么啦?!被我的祝福感动的吗?哎也不用那么激动吧~”显然脸颊泛红的艾比也忽略了金有气无力的控诉。

“笨蛋,起来。”格瑞干脆直接蹲下,抱起还在发愣的金。

“格瑞?Σ(°△°|||)”

“哇哦~( ̄y▽ ̄)~”

“…T T”

于是在艾比的注视下,【王子】格瑞抱着【公主】金步入【婚礼殿堂】木屋。

“啧,渣渣,走个路都需要人抱,下来,看在你生日的份上,我就屈尊勉强抱你走吧”嗯是挺勉强的毕竟还只是个九岁的孩子。

“我说,都进来了就没必要再护着了吧。”雷狮好像不在意似的随口一说。卡米尔:大哥你把眼刀收一收,金会被吓着的。

“呐,来尝尝我的水果拼盘吧~绝对够劲!”安莉洁笑的人畜无害,手中托着摆满柠檬拼盘的盘子。散发出的刺鼻味道熏得金仿佛回想起年初差点被安莉洁毒杀的惨剧,下一秒就挣扎着想要逃离现场,奈何被格瑞抱着身不由己。

“安莉洁,别急,我们的小蠢…咳,寿星,还状况外呢。”凯莉隔着帽子揉了揉金毛茸茸的脑袋。

“寿星?”金歪头想了想。今天……是我的生日?

“今天是你的生日,金。”丹尼尔挤进包围圈证实了金的猜想。

秋走之后,金就没再过过生日了,虽然格瑞每年都会在他生日那天抽出一整天时间陪他玩还会给他热一杯自己最喜欢的牛奶但是金还是会觉得缺了些什么,比如一支不成调的生日歌,比如秋特制的大餐。

“小鬼过来,所谓生日就是要跟我一起撸串度过啊。”雷狮左手抄起两串鸡翅,右手搂起刚被放下的金。

“大哥,吃太多烧烤对身体不好,糖分有助于思考,我觉得金比较需要……”还有,放开你弟媳。

“金,来吃肉吧,肉才是王道!没有肉怎么吃的下别的!”佩利冲上前。

“啊?我不挑食的……”面前眼花缭乱的闪过各式各样的菜色,偏偏还每一样在他面前不过两秒就被另一道给挤到一边,走也走不了,吃也吃不了,金有些郁闷的说。

“渣渣,连自己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嘉德罗斯一脸不屑。

“恶党,放开金!”安迷修手持黄蓝打all棒指向雷狮。

“金,不试试柠檬蛋糕吗?我亲手做的哦。”小柠檬多可爱。

“…金”紫堂抱紧小斯巴达,努力摆脱透明人的身份。

“金,过来。”正宫(幼驯染)的不满T T

“yoooo~”凯莉笑。

“yoooo~”艾比笑。

混乱的生日会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一切都十分的和谐……才怪!

修罗场的结果究竟会是怎样惨烈?

凯莉和艾比的迷之微笑有何深意?

烧烤和蛋糕究竟哪个更能讨金欢心?

一切尽在,今日凹凸。

the en…开玩笑,怎么可能结局,还有人记得黑金吗?记得就下翻,不记得…也别面壁了,反正你们也不会去面壁…

金最后还是被雷狮灌酒了,虽然只有一瓶但是金还是为了找门撞了三次墙,把丹尼尔心疼坏了。格瑞早就因为替金挡了八瓶二锅头趴桌上不省人事了。雷狮作为罪魁祸首此时也已被以牙还牙。满地都是醉酒而倒的尸体(×)

唯一没被灌酒的紫堂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总之他承担起了送金回家的重任。

难得一路平安无事的回到了金的家,紫堂告别金,转头往自己家走去。好像忘记了什么,算了不管了反正不关他的事。

金推开卧室的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黑金一脸淡定躺在被窝里,手中捧着一本印着“双金,高h”字样的书。听见声音抬起头道

“哦,回来了。”

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样子。

你可真自觉哦。

“被窝暖热了,进来吧。”黑金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那你很棒棒哦。

“不对,是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我就是你啊,我回自己家有什么不对的吗?”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算了,你爱待在这儿就待在这儿吧,我现在要睡觉了,没空理你。”金真的没力气跟黑金吵,刚才的酒劲又上来了,他头晕的很。[雷狮他们也太会闹了……唔,好暖和…]

“你喝酒了?”黑金神色有些古怪。

“跟你没关系。”金不想和黑金说话。

“下次别喝了,对身体不好,还有,你还没成年呢。”黑金嘟囔着。

“都说了…跟你没关系…”金阖上了眼。黑金真的很麻烦。金这样想着。

“金,如果我伤害了你,你会恨我吗?”黑金突然开口。

“跟你不就等于恨我自己吗?又没有用。”金半睁开朦胧的睡眼。

“我不会伤害你的。”黑与红相交的眼眸盯着金茫然的水蓝色眸子,黑金一字一顿的说。

“哦……”

“我会保护你的。”

“哦……”

“我要保证除我以外没人能伤害你。”

“……”这就是你抱我抱的这么紧的原因?

算了,就让他任性一回吧。毕竟今天也是他的生日.

金突然有种黑金和某只九岁儿童相似的错觉。

黑金抱得更紧了,金有些难受,但还是没有推开,犹豫了一下,反抱住了黑金。

温暖,想太阳一样暖,温柔的暖意一点点的,像菟丝花一样一声不响的爬上心头。

如果说他是影子,金就是他的光。

他突然有些畏惧失去温暖后所要面对的更加冰冷的黑暗。

金浅浅的呼吸轻抚过黑金的面颊,黑金探出头,在金发少年唇上轻轻的蹭了一下,勾起了一个久违的微笑。

管他呢,反正金现在现在在他怀里。

‘’生日快乐……''

他听见自己这样说。